|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国民党镇雄县政府堵截红军二

国民党镇雄县政府堵截红军二

关键词:红军过镇雄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镇雄之窗本地频道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657200.cn/bendi
  • 感谢 ynzx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3575

    已有-1网友参与纠错

国民党镇雄县政府堵截红军日录

 

一、广筑碉堡实行坚壁清野


二、利用谣言进行反共宣传


三、调练团队·严格清查报告

 

利用谣言进行反共宣传


1934年12月,滇军安旅指挥部制定《第二旅戍区宣传匪共罪恶〓防止匪共潜入暂行办法》规定昭通各县党政机关斟酌当地情形,选拔“曾受党训练或明大义之知识阶级”组成宣传队,利用赶场天及习惯上民众赶集的时间召集临时集会,进行宣传,对于城乡学校,由各县国民党部委员及县长随时亲往演讲,诱导学生组织宣传队,到各乡从事反动宣传,欲达到家喻户晓不得稍有疏漏,为了督促检查,除规定各县必须随时密报外,还规定在“实施办法”公布实行1个月,由安旅指挥部秘书派员到各县各乡间问乡民对共产党的印象,以作为对各县宣传工作的考察,宣传努力,并确已使民众对共产党有恐惧仇恶扑灭之心理的,由安旅指挥部予以奖励,如宣传不周,将以渎职论处。
1935年1月27日镇雄县国民党政府收到“暂行办法”,29日将“暂行办法”油印15份,转饬公安局及各区遵照办理,同时在县组织宣传大队,区组织宣传中队,乡镇组织宣传队各闾组织宣传小队,编撰宣传讲义,拟订反共标语,一时,从镇雄县城以至偏僻边远的乡村,均以国民党报刊所载诬蔑红军及共产党的文章为资料,进行宣传诬蔑红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对民众10岁以下及40岁以上的,认为是累赘的抓着就杀,小娃娃要拿来抛刀;把30岁以上,40岁以下的妇女编为洗浆队,为其洗衣服;30岁以下,20岁以上的编为慰劳队;所到之处,庐墓变为废墟,粮食尽被抢尽,十室十空,抄抢捆票胜过土匪,以致川黔难民纷纷向边地逃跑;又说共产党欺骗民众,煽感乡愚以“拥护真命人主”等等。
由于镇雄县政府的反共宣传,镇雄人民对共产党和红军产生了恐惧心理,据镇雄雨河、坡头、大湾一带上百名老年人回忆,1935年2月上旬,闻红军到达水田寨及扎西时,当地除留下少数老人看家外,其余携子暨妻,藏诸山林及岩洞之中。红军到达当地时,多数家中无人,有的到山上饿得支持不住了,才悄悄来到家附近找吃的,见红军宁肯冒着严寒露宿街头,也不乱打开群众住房,方恍然大悟,知道受骗,于是奔走相告,到山中将饥肠辘辘的亲人接出,少数人在红军走后才回家,见家中锅中留下银元、镍币及条子,作为吃去粮食烧去柴草的补偿,据人们回忆,红军吃了一根蒜苗,也要付一个铜元,在大湾仓上赵怀高家喝了一锅开水,硬付了半元镍币,红军所到之处,不仅庐墓未成丘墟,而且尽量帮助群众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把棉衣、衬衣、粮食、油盐等送给农民。1935年2月9日,红五军团在营上,一个战士看到农民张顺清的母亲衣不蔽体便把自己穿的衬衣脱下来送给她,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以后常说,“自来的军队都是整人的,只有红军不但不拿老百姓的东西,反而把自己的东西拿给我们,红军真是好军队。”象这样的动人事迹举不胜举。
有趣的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以其实际行动将国民党政策的谣言揭穿,而国民党政府的部队,反而以自己的行动将奸淫烧杀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真可谓是木匠戴架——自作自受。1935年5月上旬,川军追堵红军过镇雄镇雄县政府虽一再鼓吹“川军纪律严密”,号召人民“一致欢迎,勿庸惊恐”,并到处筹粮备夫,供其使用,但川军却“沿途骚扰一路劫掠,”致使“市乡人民,怨声载道,虽水洗火焚,莫胜于斯”

(1935年5月21日,第七区第七保副大队报告)。

川军所过之常德乡,(柳林、高山、中屯一带)、丰乐乡(陈贝屯)、平正乡(平坝)、旧府乡、关口乡(洗白、铁厂)、五德乡、等第七区等区、乡、保,无不纷纷上呈镇雄县政府诉苦,由于篇幅所限,兹摘录几个片断如下。
川军云集镇城,派民夫……交武警32名,……陆续转家23名,惟朱明亮、邓卯咡、朱赵二、陈银祥、余毛咡、何桥保7名,外两名未清得名,迄今日久未得归回,乃夫等家属,闻被川军杀死甚多,日向乡长吵闹,……至本月24日夜川军不知何部王司务长以刀加身,与职估去米陆斗贰升,……又与岳闾长世斌搜去一石五斗,……该恶口称要钱,同到昭通领。……


1935年5月《平乡乡长报告》


呈为川军蹂躏,民不聊生,陈请示设法维持以资补救事,窃于本历四月初二起,直至初八日止,川军宿本乡洗白一带,……匪党行动不遑应付,民间粮谷,任意践踏,鸡犬不留,骡马封尽,壮者概拉去当夫,其奸淫妇掳,无所不至,男女老少,唯有藏诸山林,该恶部队则四山搜寻,纵横蹂躏10余里。……计职乡被害民间在170余户,概如水洗。可怜民间籽种全未栽备,稍富者尚可格外他处借贷,而贫者惟有坐困待毙。更兼拉去之夫,……沿途到奎香一带杀毙者,惟职乡在十有余人。……该部落后1营3连连长何泽均休息乡公所,士兵散出即扫掳闾长李献廷家。王相臣闻往补救,即被该兵丁手执大刀将该民辟头砍伤,命在垂危。……


1935年5月《关口乡乡长报告》


数十里穷家小户,无处不有川军,无处不被干涉,……一味要米,并要派民夫,稍不如意,横拖挞楚,……职派管军粮者,日日被拉去当夫,日日被打。借搜米拉夫为名,散宿乡间,无一家不被掳掠,人民藏山林,岩洞、沟渠、墙内财物、完全搜括馨尽,估杀肥猪数十支,消耗人民腊肉、谷子、白米、杂粮、锅勺碗盏无算,拉马数十匹,杀鸡数十支,烧毁门壁桌凳板无算。……至职区公所内,则川军连日皆来估住,办公事管理军粮人员及区丁等,皆被拉夫要米,打得鸡飞狗跳,所内银钱物品损失……,共计壹仟叁佰柒拾叁元二角,……并拉去前代建设局购买送省价壹佰肆拾元大牝马一匹……。


1935年5月《第七区区长报告》


镇雄国民党政府1935年报告及给乡政府的批示,红军过境时,“所扰之区,富户被掳烧杀者不过数家,”而川军过镇雄时“纪律荡然,沿途滋扰”,“带去未回之夫尚有多数”,“乡闾长被估搜去米,其他各乡亦多类此事”。“川军纪律荡然,滇军在云南系称纪律严密,但据杨国珍1937年4月23日报告,1935年2月,滇军堵截红军期间,集中镇雄,住于镇雄乡镇长训练所,”“无形之中,遂将一切用器物品毁坏无遗”,在镇雄4、9两区,有的农民粮食被安旅部下拿来吃了未得钱,状一直告到旅长安恩溥手中。1936年3月,中央军追堵2、6军团过镇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在牛场坝街上“挨户驻扎,无论男女老幼,不准住处,一概逐出,任意搜索,上至屋梁,下至柱足、灶房、水缸、厕所、房之四周,莫不挖掘殆尽,……职据此躬亲调查,一以至百,老少同音,鹄形菜色,凄惶不堪。”(1936年4月1日,麒麟乡<牛场坝>乡长报告),在常德乡中央军大肆掳掠,“将米票、洋烟、银钱、油肉等搜刮罄尽,鸡豕提杀完绝,动用木器、方板、毁尽无余,……全乡人民悬釜守宝,哭声震地,目不忍睹,耳不忍闻”。

(1936年4月16日)《常德乡乡长报告》


谎言终究是谎言,通过比较,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据现在所存的镇雄县国民党政府1934年12月4日的数份《匪共奸究调查表》中所记,红军进入川滇边,并无到镇雄避难的难民,红军过地方,“富者恐惧,贫者为赤匪麻醉,倾向者甚多”,有“宁使共匪来,不愿川军过”之说。(刘顺和/文)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1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13619412433 传真: 邮箱:549494058#qq.com
地址:云南省镇雄县南翔路中段 邮编:657200
Copyright © 2004-2023 镇雄猫猫抓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