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红军长征过镇雄以及红军游击队在镇雄的活动三

红军长征过镇雄以及红军游击队在镇雄的活动三

关键词:红军过镇雄,镇雄红军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镇雄之窗本地频道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657200.cn/bendi/
  • 感谢 ynzx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6889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一、佯动镇雄·迷惑敌人

二、回旋乌蒙·调动敌人

三、成立游击队·开辟根据地

 

三、成立游击队·开辟根据地


但看丙子年,红军起串串,
打也不敢打,战也不敢战。


这是1936年后在镇雄一带广为流传的民谣。这首民谣,反映了红军在镇雄一带掀起人民斗争新高潮的情况。
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红军一方面军长征在镇雄,经过雨河、坡头、大湾、以勒、茶木、花朗6个乡镇的88个村寨;红军二、六军团长征过镇雄,经过五德、安尔、坪上、牛场、花山等乡镇,108个村寨。他们在镇雄宣传革命道理,号召镇雄人民群众参加红军,开展革命斗争。红军在川滇黔边播下革命火种,成立了红军游击队,在川滇黔边区开辟革命根据地。镇雄是红军游击队活动的主要县份之一。
1935年2月,党中央决定成立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以下简称“纵队”)。纵队在特委的领导下,牵制敌人,配合主力红军长征,并保护伤员,开辟革命根据地。镇雄是纵队活动较多的地方。1935年8月,为粉碎蒋介石部署的第一次“三省会剿”,纵队由川南进入镇雄境,经雨河、茶木、母享到贵州,趁虚攻占赫章,诱出驻镇雄滇军后,便迂回进入以萨,直开镇雄城,与前往阻截的滇军王营激战后掉头北进镇雄罗坎,并在罗坎、李子等地改造国民党区乡政权,建立两面政权,开展统战工作。纵队回旋镇雄,趁川敌被麻痹之际,突然进入川南,连获数胜。
1935年秋,阮俊臣奉川南地下党命令,组织游击队,以镇雄东南的黑树、尾嘴、苏木一带为中心,在滇黔边界开辟游击区。1936年2月,被红军二、六军团改编为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以下简称“三支队”),并留在地方开辟革命根据地,牵制敌人,配合红军主力长征。三支队在尾嘴一带整训队伍,建立了党的组织,吸收阮俊臣入党。5月,在毕节策动国民党中央军柳际明旅三营中尉陶树清率三营起义参加三支队。
1936年6月8日,三支队与纵队在镇雄花朗坝会师,两次击退中央军柳旅的进攻,转移到威信院子,将两支游击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抗日先遣队”。6月下旬,先遣队转战镇雄,攻破以勒土豪陈明发岩洞,并在母享古洞坪伏击尾追的镇雄独立营后,转移到黑树。由于“左”倾思想的影响,川滇黔边区特委部分领导人怀疑阮俊臣、陶树清动机不纯,于7月5日在毕节放珠场率原纵队部离开阮、陶部,先遣队解体。此后,阮、陶部回到尾嘴一带。7月至9月,在蒋介石部署的第二次对游击队的“三省会剿”中,阮、陶部在镇雄一带迭遭柳旅及镇雄独立营、民团攻击,陶树清被俘牺牲,阮部亦被击散。
纵队离开阮、陶部后,于7月至9月两次进入罗坎,并于罗坎纸槽、大坝一带击溃滇军和民团。不久,阮俊臣率余部在水田寨找到纵队,纵队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总结经验教训,决定在镇雄、威信、彝良建立根据地,委派阮俊臣为贵州游击队政委,到黔西北开展工作。此后,纵队在花朗坝建立据点,并派人到母享、大湾子一带宣传、发动和组织群众,又袭击了大湾镇、母享镇,支持当地人民抗税的斗争。
正当纵队在镇雄东北一带开辟新游击区,建立革命根据地之际,川滇黔三省军阀加紧“围剿”。11月26日,纵队在野腊溪遭滇军田福伍营及镇雄独立营袭击,损失重大。此后,纵队主要领导相继被捕和牺牲,纵队于1937年春基本停止活动。
纵队和三支队活动于川滇黔边,完成了牵制敌人,配合主力红军长征的任务,在镇雄建立根据地,开辟游击区,整顿回旋,先后激战以萨,强攻以勒,夜袭大湾,二进母享,三入罗坎,鏖战花朗坝,伏击古洞坪,转战千余里,战斗数十次,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政府的乡保政权和土豪劣绅。
红军和红军组织的游击队在镇雄农村宣传革命道理,并派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到地方开展群众工作,组织地方革命武装,把镇雄人民革命斗争推向高潮。
1936年后,镇雄人民纷纷参加纵队和抗日救国军三支队。是年夏,在游击队的宣传和支持下,镇雄坡头、母享一带人民掀起了一场抗税的斗争,当地农民纷纷起来,抵制鸦片烟亩罚金,杀死、殴打催收亩罚的保甲长和警察,地方反动势力大为惊恐,诬之为“匪情”。当时镇雄三区团长张席儒曾报:1936年5月,“匪风愈盛,遍地萑苻”,人民“与匪串联,招纳青年,暗自投匪,希以抵抗公务,……甲长等去追问,该民便向匪控报首人搕伊,而匪军闻风,即派人指定一切当务前甲与乡闾邻等牵抢,自去年所收人民之款,都在追赔等语……。人民见此情形,且有事先将子投匪,希以抗拒公务”,“人心愈变,依匪愈坚”,“眼前人民,多已改俗投匪”。
随着镇雄人民革命运动的发展,纵队在母享与黄华先、李廷珍等人联系,并吸收黄华先入党。1936年11月中旬,黄华先等人组建镇雄母享游击队,公开配合纵队行动,以“上打贪官污吏,下打土豪劣绅”为口号,号召当地人民参加游击队。镇雄母享游击队很快便发展到两个大队,并于1937年夏隐蔽于镇雄发贡一带山上进行整顿。
1936年9月,贵州游击支队(原抗日救国军三支队)四大队按阮俊臣布置,留在镇雄坚持斗争。12月初,四大队在母享青龙山遭到毕节保安团千余人的“围剿”,突围到熊贝,只剩下60余人。四大队负责人叶少奎、廖中堂等率部队离开敌人搜剿重点“鸡鸣三省”一带,转移到牛场、坪上休整和发展,号召牛场、坪上一带农民“团结起来闹革命”。当地农民参加了四大队,队伍很快发展到500余人。四大队在坪上红岩建立两面政权,以此为根据地,在当地群众的掩护和支持下,击退了敌人的多次“围剿”。并于1937年7月至10月初袭击了以萨豆戛寨官家、小河黄区长、赫章可乐区公所。1937年11月后,四大队整编后按阮俊臣指示到贵州会师,适当时候开赴前线,参加抗日,此后在贵州大方遭到黔大毕保安团袭击,受到巨大损失,主要负责人叶少奎、廖中堂等相继牺牲,遂停止活动。
抗日战争爆发后,镇雄母享游击队先后以发贡、刘家山一带为中心,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的反“围剿”斗争。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逐步形成,镇雄母享游击队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根据当时的形势,将游击队“上打贪官污吏,下打土豪劣绅”改为“打倒卖国贼,驱逐洋鬼子”,开展活动。他们采取“寓兵于农”的策略,让游击队员回家隐蔽待命,少数无家可归的队员及游击队主要领导数十人继续隐蔽于发贡一带。母享游击队还派人多次到贵州寻找党组织,以决定下步行动计划,但一直未联系上。1937年11月,叶少奎率部离开镇雄后,镇雄母享游击队遭到镇雄独立营的“围剿”,被迫进行还击。1939年2月以后,在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中,镇雄县政府在发贡、鱼洞、阳光等地多次袭击游击队。5月中旬,镇雄县长刘承功率独立营及常备队袭击游击队于母享天凼,游击队主要领导之一李廷珍被俘,遇难于母享。此后,黄华先招集旧部,隐蔽于母享刘家山一带。
1940年9月,黄华先等在毕节与阮俊臣取得联系。是时,日本侵略军入侵广西,贵州即将变成前线,国民党亦加紧推行反共反人民的政策,黄华先、阮俊臣等人在毕节召开会议决定:为了应付突然事变,不能放弃革命武装;进一步在川滇黔边宣传抗日救国;派人到广西收集日本入侵的情报,及时送回;在毕节设立联络站,同贵州游击支队加强联系;由詹绍武任镇雄母享游击队司令,下设五个大队。11月,镇雄母享游击队阻击了林口土豪杨砥中的袭击,分头在母享、以勒一带隐蔽。“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辕命令昭通护卫团派部队到镇雄严厉“清剿”。12月,昭通护卫团以7连之众到镇雄,并与毕节保安团取行联系,在镇雄民团及独立营的配合下“进剿”。12月中旬,护卫团与毕节保安团分头在泼机关门山、镇雄毕节交界的菖蒲田一带与镇雄母享游击队激战,游击队受到巨大损失,不久,打入游击队的惯匪王伯川按陇承尧密令,诱捕詹绍武,此后,一、二大队到刘家山隐蔽。1941年2月15日,滇黔之敌2000余人进攻刘家山,黄华先等人突围后,又遇敌暗算,惨遭杀害,至4月,游击队余部停止活动。
弹指之间,几十年过去了,为了镇雄人民的解放,红军和红军游击队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流血流汗,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青山处处埋忠骨”,红军长征时,有36位红军战士在镇雄牺牲;后来在镇雄活动的游击队牺牲的人数达数百人之多。
“血沃中原肥劲草”,重温红军在镇雄活动的历史,我们要象红军一样坚定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念,发扬红军实事求是,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团结战斗,雷厉风行的优良传统,在中共镇雄县委的正确领导下,坚定信心,奋发图强,真抓实干,竭力实现新转折,取得新成就,为建设新镇雄而努力奋斗!(刘  颖/文)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13619412433 传真: 邮箱:549494058#qq.com
地址:云南省镇雄县南翔路中段 邮编:657200
Copyright © 2004-2023 镇雄猫猫抓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