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师大补习
关注镇雄之窗微信公众号,可以赚话费

主题: 百年历史小学学校搬迁的内幕,揭晓真相内幕,速看。

  • guest34228333
楼主回复
  • 阅读:20965
  • 回复:5
  • 发表于:2017/8/22 11:50:4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镇雄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关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黑树镇碗水村“山背后小学”遭地方官员
非法强迁的举报信



尊敬的纪委领导、敬爱的父老乡亲们:

    我们是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黑树镇碗水村山背后小学遭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杨志顺通过利益运作、勾结相关政府部门人员,把学校非法强迁到自己村寨而诉求问题的民意代表,现将有关情况陈述如下:

没有合法批文的异地强建



    位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黑树镇碗水村的山背后小学,始建于国家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的1953年。当时为普及偏远山区教育,是由政府合理规划修建的碗水村(当时称碗水乡)三大教育片区学校之一。

    山背后小学位于当时碗水乡(现为碗水村)三大教育片区之一的“热爱社片区”,此片区覆盖龙洞、三道沟、山背后、上寨、干树子、中寨、下寨七个村民小组。山背后村民小组在此片区中地理位置居中,周围的七个山村适龄学生都以此学校为中心,就近入学,能合理兼顾周围村庄孩子的求学问题。所以原来选址于此处修建学校,取名山背后小学。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山背后小学所在位置



    学校经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走出了无数大中专学生,为当地的教育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拥有丰厚的历史底蕴及沉淀。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山背后小学原貌



    由于学校建筑结构及设施逐渐老化,2014年,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准备对学校进行立项就地重建,并多次进行实地考察及初步规划,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几百户村民殷切的希望着新学校的重建,但重建计划却迟迟未到。后来村民们得知,学校不就地重建了,要搬到远离教育片区中心的下寨村小组去,并且打着“山背后小学”的名义异地强健,没有原因。
    这样的消息让周围几百户村民感到无比的恐慌和不安,因为一百多山村孩子将不知道去何处求学。更让广大村民不明白的是,此次强迁学校没有任何政府的相关文件公示,没有征求周围村民的意见,没有解答强迁后山村孩子的就学问题……..是先斩后不奏吗?
    这座经历半个多世纪历史的学校,将要毁于一旦吗?究竟是谁要强制结束这座学校的历史使命?可怜的偏远山村孩子们以后的求学路在何方??村民们不知道答案,也没人给予解释。

    学校为何不就地在中心点(山背后)重建,而是搬离到偏僻的下寨去?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村民们很想知道原因。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上图:原在教育片区居中的山背后小学位置

下图:现强迁偏僻的学校位置



    学校迁到偏僻的下寨村小组去后,严重打乱了这个教育片区的规划结构,对周围山村孩子特别是龙洞、三道沟村小组孩子的求学带来了极大不便,在原离校2至3公里的崎岖山路又延长到4至5公里。
    当地的学生多数为留守儿童,从六七岁开始就要独自翻过荒野之路去好几公里外的偏僻之处求学,现在学校迁的更远了,山村孩子的求学之路将变得异常艰辛甚至面临辍学。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荒野崎岖的上学道路)



    为了寻求强迁学校的原因,广大村民选派民意代表历时两年多、多次去黑树镇政府、镇雄县教育局、县政府、甚至昭通市及省信访部门等相关政府机构反映情况,以求得到满意的解答,但均无果而终。对于异地强迁学校的原因,始终是不明不白的谜。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格子衬衫罗校长指挥挖机欲将学校强拆



              到底是为谁家建的学校?




    关于山背后小学遭异地强迁的问题为何得不到解决,广大村民怀疑与一个地方官员不无关系,他就是出生于学校强迁目的地的下寨村小组、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的杨志顺,怀疑他利用浸淫官场多年的利益资源,左右这次离奇的迁校过程。

    这从学校“筹备”强迁及异地强建的过程中,发生的许多离奇而可怕的事情,足以暴露其端倪:

    一、学校强迁初期,杨志顺(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出生于学校强迁目的地的下寨村小组)曾扬言,自己和县教育局长称兄道弟,谁想把教师工作从乡下调到县城去,可以找他运作。有一次打电话给其他村小组的某些成员说:他把学校搬迁到下寨村小组去,是为了这个片区的普及教育,望其他村小组的人不要有想法。为了普及片区教育?那为何要搬到自己家乡所在地(下寨村小组)且偏离片区中心的边远地方去?一个行政业务与教育毫不沾边的农机监理站站长,居然能控制一座学校的命运,这到底说明什么?

    二、在没任何批文的情况下,异地强建的学校工程依然进行着且初具规模。杨志顺曾对当地村民说,学校以后能办成就办,如果办不成,以后就自家住。纳税人的钱所建的公立学校,是谁家的私有物品吗?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现强建于偏僻的下寨村小组的学校工程)



    三、2016年9月7日(农历8月7日)村民代表李发举(电话:18287083319)、杨富义、李玉林、安朝军、安俊杨等一起去找黑树镇党委书记陈孝禄反映情况,他对村民回答道:“以前你们村的公路能修通,全靠人家杨志顺帮忙(运作),一个娃儿,抱上抱下养是人家的事(喻指搬迁学校这种事,就像养孩子,在那里养是人家说了算)。”这种极不负责任的回答,居然出自这位当地父母官之口,这算是代表政府的官方回答吗?村民们欲哭无泪。

    四、2016年2月3日(农历2015年腊月25日),山背后村小组的村民杨富光(电话:15187051554、15125467184)前往杨涛(镇雄县农机监理站长杨志顺三弟,现为碗水村委会委员)家办事,亲眼见杨志顺从车里通过车窗递给其三弟杨涛一坨钱,并交代道:“这钱拿给王成忠(山背后小学校长),他为了支持学校搬迁费尽了力,我个人补偿他的。”其明目张胆之行贿及利益运作行为,让人震惊。

    五、下寨村小组的杨涛(现为碗水村委会委员、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杨志顺的三弟),依仗其大哥杨志顺的势力,对反对学校强迁事件的民意代表进行公开打击报复,具体事件为:

    1、曾发动本村村民,阻止其他村村民的任何车辆经过他们的村寨,胆敢违抗,就要打人。

    2、多次分别对反对强迁学校的民意代表安俊发、李玉聪等进行恐吓威胁。2015年2月13日(农历2014年腊月25日)杨涛亲自到安俊发家对其威胁道:“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你为啥子要阻挡我家(杨家)修学校?如果说不清楚,我对你不客气。”2016年10月初(农历9月),他对山背后村小组的村民李玉方扬言道:“如果你们山背后村小组的李玉聪、杨富勇、陈正华等人要往上告我家修学校,请你带个信给这些人,我有朝一日会收拾他们,红道黑道都随便他们来。”李玉聪知道消息后,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向黑树镇政府书面反映了情况,政府至今也未给答复解决。

    3、2016年10月14日(农历9月14日)晚,碗水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在一起聚餐,席间,杨涛借酒发威,多次对李玉聪(碗水村委会委员,反对迁校的民意代表)进行辱骂,警告其不要往上告强迁学校的事。李玉聪始终不予还口,但杨涛还不罢休,扇了李玉聪两巴掌,踹了其两脚,后派出所及政府相关人员接到报案赶到现场,杨涛便打电话煽动本村的几十个村民前来助威,当着派出所及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的面,还要高吼必须把李玉聪抓出来打,与前来处理事件的政府及派出所工作人员形成对峙恐吓局面,差点形成恶劣的群体性事件。杨涛根本没把法律及政府尊严放在眼里,更别说维护自己作为一个村官的基本形象了,其黑恶嚣张之气焰,实在令人咋舌。

    对于杨涛的此等恶行,当地政府始终没给予处理,纵容其横行霸道。(此事件的经过有镇政府的宋宝及村委会的张青松两位人员录像)。

    六、为达到提前强迁的目的,黑树中心校、碗水村委会、下寨村小组的村民曾带上锄头、镰刀、货车等工具,欲对山背后小学课桌、门窗等进行强制搬移,把全体师生赶到下寨村小组简陋的民房里暂时就读,想提前形成强迁到位的事实。其他广大村民竭力阻止,并及时向黑树镇政府及派出所反映求助,差点形成大规模的群体性流血事件发生。这样的野蛮强迁对山村孩子的正常求学生活带来极其严重的影响。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格子衬衫罗校长指挥挖机欲将母校强拆



    七、2016年4月10日(农历3月4日),镇雄县教育局、黑树镇政府、派出所、碗水村委会、下寨村小组等一众人马来到山背后小学,不顾正在上学的全体师生的安全,在未出示任何公文的情况下,带着挖机、锄头、锤子等工具,欲强行将学校挖倒。其浩荡之规模犹如进村扫荡,差点又一次形成大规模群体流血事件。后来在广大村民及男女老少的竭力阻止下,他们才放弃这次野蛮荒唐的强拆计划。撤迁荒唐计划未得逞后,下寨村小组组长杨永贵(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杨志顺叔叔)唆使其儿子杨志某当着一众政府官员的面,把通往“山背后小学”的公路挖断,此等恶行在场的所有政府官员皆未与制止。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事件参与人员:鲁绍奇<黑树镇政法委书记、派出所长>、顾雨<派出所副所长>、游波涛<派出所警员>、宋宝<黑树镇副镇长>、朱启侩<教办主任>、罗维举<黑树中心校校长>、穆晓琳<教办成员>、贾成武<水管站工作人员>、吴道发<村委会委员>、席丽<村委会委员>、杨永贵<下寨村小组组长>及下寨村小组的上百个村民)。




    八、学校被强建到偏僻的下寨村小组去,自始至终没有政府、发改委、教育局等相关机构及部门的文件,也没有相关职能部门人员给予合理解释,更没有对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实地考察和征求百姓的意见。对这样的野蛮强迁强建,百姓一头雾水。

    一座历经近百年历史的教育片区中心学校,她的发展规划与重建,当地相关行政部门皆应全面、慎重、合理的考虑,而不是某些互利权势人物假公济私的工具。这完全违反了国务院《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中“要坚决制止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盲目拆并,优先保障学生就近入学…….. 对因学校撤并不当引起严重不良后果的,要依照法律和有关规定追究责任”等规定。

    以上发生的种种离奇事件,不得不让其他广大村民质问:国务院的文件规定都不管用,一个行政业务与教育事业毫不相关的农机监理站长,到底有何神奇手段?居然能让当地的教育局、政府、派出所、中心学校、村委会等人员为其达到把学校迁到自己村寨之目的,而不遗余力的为他卖命,那这样的学校到底是为谁家修建的?是不是真如这位农机监理站长的三弟杨涛所说,为他杨家修的学校???

艰辛的维权路



    为了弄清学校遭遇异地强迁的原因,广大村民选派民意代表到多级政府部门依法反映问题及逐级上访。

 

   强迁当初,民意代表们曾多次到黑树镇政府反映情况,但均得不到合理满意的答复,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原来学校的位置地基不稳,需要重建。地基不稳?但政府出示不了相关勘测机构的地质报告;就算因地基不稳而需重建,为何不就地选址重建,而是重建到偏离教育片区中心的下寨村小组去?

    有一次负责联系碗水村片区工作的张勇(黑树镇武装部长)对村民的回答原话只有一句:“我不敢答复你们。”对于村民们竭力反映的问题,黑树镇政府始终没有给予强有力的解决,每次都是相互推诿或给出含糊其辞的回答。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民在黑树镇政府反映问题被拒之门外



    在黑树镇政府得不到问题的解决,民意代表们又依法逐级到镇雄县教育局、信访办、昭通市及省信访机关进行上访,但时间过去两年多了,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到解决。且在村民依法逐级上访过程中,非法异地强建的学校工程却肆无忌惮的进行着。

    今年(2016年)8月,云南保山市也发生类似的强迁学校事件。保山市施甸县摆榔乡在撤并摆榔民族中学的过程中,未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制定可行的撤并方案,未就撤并方案进行公示、听证和多方征求意见,也未按规定程序进行报批,草率实施撤并,引发群众集体上访,严重干扰了社会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此事件受到国务院教育部的通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作出处理。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民们看到这样的消息,还是对国家的相关法规及解决问题的决心充满信任和期待的。异地强建的学校工程,始终还在声讨争议中不断进行着。这种与民意背道而驰的学校强迁事件,村民们无可奈何。这么多山村孩子的未来,到底在何方?真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吗???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艰辛无奈的求学眼神。

我们的诉求



    1、立即停止在偏离教学片区中心点(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杨志顺老家的下寨村小组)强建的违法学校项目工程,因为2017年秋季学期,当地政府就准备强行把学生赶到这所非法学校就读。

    2、在原来的教学片区中心点(山背后村小组)就地选址修建学校,否则其他村小组(特别是龙洞、三道沟、山背后村小组)的山村孩子因路途遥远,将拒绝去新建的非法学校读书。

    3、追究当地相关政府机构官员的行政不作为责任;

 

    4、追查杨涛(碗水村委会委员、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杨志顺三弟)公开打压民意代表的黑恶问题。

    5、彻查杨志顺(出生于学校强迁目的地的下寨村小组、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在学校违法强迁过程中的利益运作问题及其他相关问题(为防止打击报复,在调查杨志顺的相关问题过程中,请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对诉求人员的身份进行严格保密)。

附:

杨志顺:男,原籍镇雄县黑树镇碗水村委会下寨村民小组,现任镇雄县农机监理站站长。其主要问题线索为:

    1、利用浸淫官场多年的利益资源,为达到一己之私,违规把山背后小学强迁到自己村寨(偏僻的下寨村小组)去,并纵容唆使其三弟杨涛(碗水村委会委员)对民意代表进行多次公开打击报复。

    2、利用办理农用机动车辆相关证件的实权,违规为许多本不属农用性质的机动车办理农用车辆证件,从中牟取暴利,使这些车辆脱离交警管理系统的监督管制,对当地的交通安全带来很大的隐患。

    3、在办理农机补贴、农业机械及车辆的相关证件中,非法获取灰色收入。

    4、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曾三次离婚,每次都把房产让给女方,目前在镇雄县城有豪华住宅两套,老家新修楼房一栋;高档豪华轿车一辆。

    5、顶风违规,大肆张办红白喜事及参与封建迷信活动:2015年2月下旬(农历正月初)其父亲去世时,曾请迷信先生超度五天道场,大办五天酒席,并请风水先生为其父寻找所谓风水宝地安葬;因怕开车前来送礼的人迷路,在通往其老家村寨的各个分叉路口均竖立“杨志顺家由此去”的指示牌,曾有人用塑料袋提钱送礼。此事当时在附近传的沸沸扬扬,影响极其败坏。

    6、生活作风糜烂:每次回老家,都带不同的年轻女人随同,并让其弟弟们称呼大嫂,以展示其情场能力。

    7、违规为家人安排工作:利用实权,未经过招考就把自己亲四弟杨云安排在自己单位工作;没通过村民选举,运用利益关系,把自己亲三弟杨涛安排到碗水村委会任委员。

    鉴于自身的条件及能力,广大村民暂无法提供杨志顺更为详尽的腐败证据,只能提供线索,恳请纪检及司法机关详查其个人腐败问题,还社会及法制一个清白。
    (鉴于以前的多次依法上访均未得到问题的解决,原因是材料转发到当地相关部门后,其解决问题的态度又回到原点,甚至出现压下瞒上行为。此次我们真诚希望其诉求能够得到纪委的彻查执行。如问题始终还得不到解决,我们将依法向国家相关部门及新闻媒介等单位进行诉求,直至问题得以合理解决)。


 

此致

    敬礼

 

                                      2017年8月1日

 

以上信息真实有效,绝无虚假。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 发表于:2017/8/28 15:24:13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现在这些官都是相互维护 都是些利益联盟   现在省巡视组的在镇雄县各个单位门口 县政府门口都摆得有***箱 可以把这些材料投进去试下  还有他们电话都可以打来反映哈 现在一个村上当官的都是土豪  认不得他们的钱哪里来的 哈哈
乌蒙山深深情,小小儿郎系真情。
                 ————蔡为泊
  
  • 安大海
  • 发表于:2017/9/6 0:17:42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应该严惩不贷
  
  • 【澎湃归澎湃姐不谈恋爱】
  • 发表于:2017/9/6 0:43:03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北京新文化传媒持续关注云南这一民族教育事件!
  
  • 洎甴17呺
  • 发表于:2018/10/15 12:01:53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可恶,孩子太可怜
  • 洎甴17呺
  • 发表于:2018/11/19 1:45:23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可恨之处不言而喻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